frozencabbage

我曾享有过盏茶时间的微末繁华,然而放弃之后一切成空。如果我没有千百倍的努力和勇气去赢回它,那一定是少了日夜辗转千百倍的渴望。
终有一天我发现一个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令我几乎日日在痛苦中煎熬。于是我问自己还能不能挣扎下去,会不会放弃。
荒原之上我手里有一盏灯,面前有一个洞。我在问自己会不会现在就跳下去。
我险些听信了自己的愚蠢。

晚上好!
之前我真是太乐观了,结果最后用了太多时间来进行连杆机构和凸轮机构的设计编程。现在我要画一张齿轮传动系统的机构图,然后晚上尽可能地补一补最近落下的复习进度。
时间很紧了,尽力而为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