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zencabbage

我曾享有过盏茶时间的微末繁华,然而放弃之后一切成空。如果我没有千百倍的努力和勇气去赢回它,那一定是少了日夜辗转千百倍的渴望。
终有一天我发现一个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令我几乎日日在痛苦中煎熬。于是我问自己还能不能挣扎下去,会不会放弃。
荒原之上我手里有一盏灯,面前有一个洞。我在问自己会不会现在就跳下去。
我险些听信了自己的愚蠢。

历史修正主义者的野望 一

#有点好奇没能成功拯救暗黑本丸和暗堕付丧神会怎样

#大家都说写文献祭可以带来好运

================================

少女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淡定自若地进入了这座本丸。压切长谷部一手拿着导盲杖一手握着自己的本体小心翼翼护在少女身侧,在他们周围还有不少高练度的刀剑男士护卫着——少女对于这座本丸付丧神们的防备毫不掩饰,纵然这里的暗堕气息早已被净化干净,她对于这里警惕也分毫不减。

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们暗中戒备着,曾经暗堕的经历早让他们丧失了被实装时,时之政府设定下的对于审神者天生的亲近。由于不能在本丸中贸然动武,一双双暗含冷意的眼睛带着怀疑地注视着少女毫无滞涩地走向审神者所在的会客室——

这不是隔壁的审神者第一次拜访这里,大多数刀剑男士可是亲眼见过少女灵动的双眼。

 

“灵力确实是审神者们用于召唤刀剑完成职责的工具,但是仅仅是在时之政府的帮助下这样使用,实在是太过浪费了。既然已经有了想要达到的目的,为什么不从自己身上找找办法呢?”

两个月前,这座曾经极度阴沉压抑的暗黑本丸终于被完全净化,万叶樱在一瞬间开放到极致,花瓣甚至飘过高高的院墙飞到隔壁本丸去。

在发现暗黑本丸变化的第二天阿初来到这里拜访,请求强大的审神者为她的灵力使用学习提出建议。然而审神者并不是想象中易于安抚刀剑的大和抚子的类型,甚至连目光的焦点都吝惜于放在她身上。直到腰背酸痛麻木、眼前发黑地再也保持不了鞠躬的姿势时,祈修才给了阿初这样的建议,之后直接将她挪到了本丸关闭的大门外面。

时之政府对于审神者灵力修为的态度细想令人毛骨悚然,对于召唤刀剑男士以及进行日常作战至关重要的灵力,时之政府从来没有任何相关的政策来教她们锻炼与提高,看似十分珍重能够役使刀剑的审神者,实际上明知道灵力耗尽后审神者面临的就是使用生命力填补灵力空缺的危险境地却毫无作为。

对灵力使用一片茫然又得不到任何教导的少女异常珍重这仅有的一句建议,却并不知道怎样才是从自己身上找办法,索性封上了眼睛强迫自己去体验使用灵力时身体的感受。

“许久不见了,老师。”阿初深深鞠躬后恭谨地站在祈修面前。“我不知道怎么运用灵力,就观察了本丸中使用灵力召唤刀剑、完成手入的灵力走向规律。现在终于有一点眉目了,希望老师能给我一些指点。”

祈修从未答应过阿初什么,但眼前的少女执着地叫着“老师”,有了一点发现就赶着来求教,对两个月间为了强迫自己感受灵力流动方向而坚持变成一个“瞎子”的磕磕绊绊、种种不便只字不提。

进入室内她就已经将墨镜摘掉了,露出用医用胶带贴上的双眼,眉宇之间灵光闪烁,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倔强显露得淋漓尽致。

“对于多数能力者来说,‘灵视’应该是一种少数人先天具有的特殊天赋。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强制打开灵视并不是你对于灵力运转的观察有了什么心得和突破,而是你的渴望太强烈了,影响了你身体中灵力的走向,朝着你想要的方向进行了改造。”

“这对于你在短期内观察各种灵力编织方式是有利的,但长远来看却并不是好事,在应用灵力的过程中很多时候需要你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才能得出结论,许多重要的东西灵视都不能告诉你,过于依赖最后反而会变成你的负累。”

并没有电灯的房间里一片昏暗,门外三日月宗近的影子斜斜投下来,远没有他本人那样美丽。不过就算是灯亮着,始终闭着眼睛的少女也并不能看到祈修唇角的笑意。

没有任何一个老师不喜欢勤奋努力、渴求知识的学生,越是心无旁骛,就越是信念坚定。对于一个保持这鞠躬的姿势不得到一句指导就绝不停歇、想要找到身体对灵力的感受就决然放弃外在最重要的五感之一的求学者来说,他的话完全不会打击她的积极性,只会让她能够更加客观地看待自己的能力。

“不过既然你已经开启了这样的能力,那就好好利用起来。人对于自己熟悉的事物总是缺乏洞察力的,你不妨先从他人的灵力开始观察。”

阿初不由地屏住了呼吸。

从开启灵视开始,她“看”到的世界就是奇异扭曲的,审神者是卷动着的发散着灵力的风暴,刀剑男士是复杂细丝构建的轮廓模糊不清的虚薄的剪影,灵力构筑的本丸是一片一片重叠以来稍有不慎就将她撞得鼻青脸肿的迷雾,而面前这位被自己死缠烂打、单方面视为老师的强大审神者则是一个不曾有任何一丝灵力泄漏的黑洞,如果不是出于对近侍忠心的信任,开始时阿初甚至不敢相信屋子里有人。

而在祈修说完的一瞬间,她就看到了一条凝实的细线演示一般缓慢地延伸到一片“迷雾”上,门扉的轮廓被勾勒出来,又被操纵着缓慢拉开。

阿初近乎贪婪地看着门扉被拉开时那条细线的变化,祈修消解了那股灵力,拉门重新变成一片迷雾:“去吧,坐到门口去,仔细看看这座本丸到底是如何运作的。

 

身后的门“喀拉”一声被重新关上了,阿初刚伸出手在空中摸索了一下,一直等在门外的压切长谷部就眼疾手快地将导盲杖递到她手中——少女审神者似乎并不喜欢肢体接触,虽然接受了刀剑男士的效忠,但是一直抗拒着与他们过分亲近。

阿初知道门口一直坐着一振祈修的刀剑,但是几乎所有刀剑男士们在灵视的世界中都是被灵力所填充的虚薄的影子,而阿初的能力还不足已摸索清楚不同的刀剑男士身体中灵力的编织方式有什么不同。好在阿初对于在这里的刀剑到底是哪一振并不是很有兴趣,用导盲杖在周围试探着点了几下就按照祈修的吩咐在这位刀剑男士旁边坐了下来。

半数以上的暗黑本丸中三日月宗近都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位号称最美的天下五剑之一心思的复杂与本性的自我超过了很多审神者所料,因此发生的悲剧不胜枚举。这座本丸的过去同样如此,而祈修到来之后自荐成为近侍的三日月宗近在客人来后也同往常一样乖顺地跪坐在门外。

可惜会客室似乎已经被审神者布置了结界,三日月宗近能够听到里面传来的谈话声,仔细倾听却知识一片模糊,里面也没有点灯,连窥探室内人的动作都做不到。

而对于走出来的疑似目盲的少女审神者,他的“最美”似乎也没有了发挥的余地。

刀剑有了人形的身体就似乎无师自通了人类的感情,曾经被主人抛弃的、遇到暴虐主君而被折磨的记忆让坦然也变成偏执,让本应因为得到善待而舒缓的心灵在骤然的饱足中变得更加贪婪。

一直以来尝试着用一己之力保护整个本丸刀剑的三日月宗近从被默许成为近侍开始就观察着新的审神者,从一开始的厌恶与戒备到后来的安心与感激,终于在纵容中变成了观察与揣测——他们都经历过太多,所有的刀剑都希冀着审神者永远是这位强大宽和、善待刀剑的主公。

但一直跟在审神者身边的三日月宗近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就像他一点都不像其他的刀剑男士一样惊讶于向来一言不发的审神者竟然同意了隔壁审神者的拜访与交谈——

其实他和她的本质是一样的,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认真的注视从来不投注于刀剑上,吝惜语言到只用最简单的手势完成与外界最少的交流。

他们的这位连代称都不曾给予一个的审神者大人啊,是最为懂得作为凶器被打造出来的刀剑的本质的人了。

 

“审神者大人,我们准备了些茶点,请您享用。”沉稳的脚步声停在阿初面前,以后一声刻意加重的瓷盘与木质地板碰撞的声响向她提示点心的位置,她听出熟悉的声音,这是祈修的本丸里压切长谷部的声音。

“哈哈哈,长谷部殿下都是一样的体贴啊,让我这个老爷爷自愧不如了。”

身旁一直沉默的付丧神突然开口,让阿初不禁侧了侧头。

“我是三日月宗近。因锻造时形成的刃文较多,故而名为三日月,请多关照。”阿初僵坐在原地,默默记住这把舒缓的嗓音。一瞬间曾经关于这座暗黑本丸发生过的事情的无数想象涌上心头,让她把指甲掐进掌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压切长谷部都一样体贴?怎么可能一样啊,忠心护主与冷淡试探的差别。这座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与阿初亲手召唤出的那些完全不同,以人型外表作为依托的种种言行都透露着非人的冰冷,反倒是与她成为审神者之前对于刀剑付丧神的猜测对应了起来。

果然,是曾做出那种事情的暗堕刀剑么……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