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zencabbage

我曾享有过盏茶时间的微末繁华,然而放弃之后一切成空。如果我没有千百倍的努力和勇气去赢回它,那一定是少了日夜辗转千百倍的渴望。
终有一天我发现一个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令我几乎日日在痛苦中煎熬。于是我问自己还能不能挣扎下去,会不会放弃。
荒原之上我手里有一盏灯,面前有一个洞。我在问自己会不会现在就跳下去。
我险些听信了自己的愚蠢。

历史修正主义者的野望 二

#有点好奇没能成功拯救暗堕本丸和暗黑付丧神会怎样

#写文似乎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好运,反而让我捅了宗三左文字的窝

1

==========================================

继第二次拜访祈修同意指导之后,阿初保持着每周一次上门求教的频率。

灵力的锻炼和使用绝非一个能够速成的过程,而祈修也绝非一个耐心的导师。不过能得到任何一点经验和方向的指引都使现在的阿初极度感激。

因为心中存有着“那个”目标,在本丸之中大多数事情都不会去操心,阿初几乎是将日课等一切与灵力学习无关的事情拜托给刀剑男士们去完成,每天都在用全部的精力去进行灵力的学习。不过在这样命运因果牵牵连连的世界里,这样用自己做实验没有出什么“走火入魔”的岔子,反而切实地从将自己压榨到极限的努力中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可以说这也是这位少女审神者身上具有的命运冥冥之中的安排与祝福的体现了。

得到指导的前五周,阿初一直在进行对自己灵力成形与输出的控制。

时之政府的审神者们大多数对于灵力的控制并不了解,本丸的结界依靠特殊的符文对审神者身上自然溢出的灵力吸收作为维护来源,而刀剑男士的召唤与手入等事项则是通过式神(刀匠)、工具(打粉棒等手入工具)以及隐藏符文进行灵力引导注入到刀剑之中。

因此阿初这时的练习可以说是强行将自己无意识逸散的灵力变成如同之前祈修的演示那样的可控的输出,同时还要争取完成对灵力输出距离、浓度的调节自如。这对于祈修的学生来说是掌握灵力的基本功,不仅对于阿初是一段艰难求索的过程,对她本丸里的刀剑男士来说同样是非常难熬的时光——

审神者不断进行灵力输出的尝试,刀剑还可以因为被召唤之后自身已经形成稳定的灵力循环而暂时抵制这样的影响,但是本丸内景观的变化是最为直观的。庭院中植物的暴长与迅速枯萎几乎成了日常一景,短刀们夜战归来是看到凄凉如同荒废的庭院还是需要穿过高度可与太郎太刀媲美的黑魆魆的“草丛”,全看阿初休息前对灵力的练习到了哪一步。

在最开始的两周担任近侍的压切长谷部还自创了“院当番”这一槽多无口的内番,致力于号召大家清理庭院,但没过多久就连最具活力的短刀们都动不起来,对着变来变去的杂草树木听之任之了。

不过对他们来说最大的问题还是用餐。要说灵力波动影响的只有院子里,那绝对是太天真了。本丸的结界可不是保护本丸不被时间溯行军攻击那么简单,事实上如果通过提高一个次元来解释,它几乎是强制保证了“刀剑乱舞“的所有”基本操作“的正常进行,这就意味着不管灵力的输出如何,本丸内田地的日常收成是看起来同往常相同的。

刀剑男士的身体由灵力循环构成,虽然与人类相同也需要用餐,但是他们更多的是体会到饭菜中灵力带来的效果。在其他本丸可能刀剑会同审神者一样对不同饭菜的味道有相同的体验,但在这种“保量不保质”的收成下,阿初因为食物本身的存在而饮食正常,对于刀剑男士来说却如同在完全随机的情况下努力吞下同时具备“口齿留香”与“难以下咽”两种特点的事物混合体了。

到了第六周,阿初开始尝试将灵视与自己的正常视野结合起来。

在试图抢夺烛台切光忠的眼罩未果,想要像笑面青江一样用刘海遮住一只眼睛,结果发现这是一个只用特定人设才能发动的固有技能之后,她才终于在压切长谷部“无论主上在做什么两边的眼睛都要均衡使用,这样才能更好地达到效果”的劝告下继续带着墨镜,只不过每天换一只眼睛贴住,注视着真实与虚幻的世界在自己的眼前重叠。

刀剑男士们的生活终于得以回归正常——阿初终于不再折腾本丸,而是改为研究自己身体内的灵力运转回路了。

这期间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在得到祈修指导后,被阿初视为“情报收集”的出阵、远征、演练、万屋购物等事宜她都已经不再亲自参与了,但是一些审神者们私下里举行的交流与聚会她还是次次不落。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在一次聚会上看到了灵力异能者大打出手的画面。虽然疑似灵术世家弟子的两个女生使用的全部是需用符纸引导的灵术,但确认了引动术法需要的灵力数量和精度的阿初心情还是异常高涨。

当然,一位灰白渐变色长发的刀剑男士因为头发过长而惨遭驭火灵术波及,变成了时髦的蓬松烫发,让阿初在吃瓜看戏之余也对于封闭灵力循环中什么样的破坏能够严重到“中伤”的效果有了完美的认知。不过这相对于之前的重要情报,可以说是不值一提了。

第一阶段的学习持续了四个月,终于以阿初成功将自己的灵力凝结为具有自身属性代表性的实体告终。

“刀剑乱舞”世界的情况深究起来其实对于特殊能力者十分友好,一个与科技侧相通的中魔世界,按时间来说也并未进入末法时代,对于能力的界定与发展并没有逻辑详细、通顺的全套法则,只是世界编织者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强行构建。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与广为人知的“哈利波特”世界级别、类型尽皆相同的世界。

因此在这个“潜力者”数不胜数、拥有灵力的门槛低得超乎想象的世界里,灵力的修行与真正的能力者并不为大众所知的情况并非是世界法则的限制,而是时之政府的政策造成的刻意压制。

以阿初的潜力而言,在既能从自身抽取力量又可与环境灵子相沟通的绝佳环境下直接进行灵术修习也不是不可以。无奈本源为低魔世界的祈修并没有修炼难度应与此间情况协调的意识,对于可算是自己半个弟子的少女审神者的试炼仍然严苛无比。

直到这个时候,阿初再次跪坐于祈修面前而不是接受一两句指点就被赶出去修炼。

这座曾经有着暗堕黑历史的本丸与阿初前几次来时已经完全不同了——那时虽然整个本丸都已经被祈修用灵力净化,但刀剑男士们眼中的警惕与黑暗却仍然毫不遮掩地暴露在外。而现在坐在拉门打开一片明亮的会客室中,时不时能看到孩子模样的短刀从庭下跑过偷看自己审神者们的聚会,得到近侍一期一振宠溺的眼神后互相追逐着跑开。

由于祈修刚成为审神者时三日月宗近的自荐,这座本丸的近侍一职就一直由他担任,祈修也从来没有什么异议。今天早上祈修突然将近侍换为一期一振,着实让刀剑男士们吃了一惊。

可惜刀剑对于主公的信任和依赖与日俱增,这位主公却从来没有向刀剑们解释自己想法的意思。纵然心里有着诸多猜测,三日月宗近仍然只能乖乖去找少女审神者带来的隔壁的刀剑男士们聊天,跟进会客室的是他因喝茶结识的密友、自请为审神者们泡茶的莺丸和身为近侍的一期一振。

阿初半年来对于眼睛的折腾就算是她自己的近侍压切长谷部都不明白其中真正的缘由,更逞论身为祈修刀剑的一期一振。但是少女审神者重新暴露在外的双眼那犀利的视线却是怎么都不能忽视的。

作为此间主人的祈修并不替一期一振的窘境解围,只是一言不发地转动茶碗,完全不管这桩眉目官司。一期一振只能谦恭地低下头,在心中肯定了主公让自己做近侍是为了少女审神者的猜测,却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到底何时与她有过交集。

“抱歉,老师,我失态了。“最终是阿初先移开了视线,恭敬地向自己的老师道歉。

她并没有同祈修所想的那样询问关于一期一振的问题,而是通过大量输出与压缩灵力完成了一个灵力实体化过程,动作之熟练仿佛已经进行了无数次训练。

在阿初面前灵力极度压缩的汇集中心,她自身“属性”的象征物无声无息地出现了。

这次饶是向来淡定自若、仿佛一切都了然于心中的祈修也不由露出有些吃惊的表情,两位不懂灵术奥秘的刀剑男士同样细细观察出现在两位审神者中间的灵力构造物——

那是一条口中咬着自己尾巴环形游动的银色无鳞小蛇。

“请老师为我解惑。“阿初一直注视着祈修,直到他若有所思的神情渐渐褪去,重归波澜不惊才开口询问。

祈修斟酌了一下,也并不将两个付丧神屏退,直言道:“我这次让你前来,本是因为我以为自己已经知道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应该说,我确实已经对你将要做的事情有所猜测。”说到这里他话音一顿。

自见到一期一振时,阿初就察觉到老师已经洞悉了她心中所想。直觉到此后还有转折,她忍不住坐得更直了些去聆听。

“万物皆有灵。天地之间也存在着灵气。在这里运用灵,修炼自身灵力是基础,而与环境相沟通是媒介。你每一次灵力的逸散与吸收都是与环境沟通的过程,与你有关的一切,世界都会告诉你答案。

没有术式,全部用自身灵力进行实体化,衔尾蛇就是世界对你的标定。这样的象征不是随便一个人能有的,你要做的事平平无奇,却一定会导向一个并不平凡的结果。”

也许是因为这难得一见的预示,祈修对阿初的教导之心更浓了几分。他不再维持仅仅给出答案的模式,第一次主动询问道:“我想让你看到的异常,你怎么想?”

一期一振猜的没错,或者说,完全不在乎刀剑男士们心思的祈修并没有隐瞒异常的意思,他安排一期一振做近侍正是为了让阿初见到这位因宠爱弟弟而在普通人之间都颇具知名度的刀剑男士。

所谓的“万物皆有灵”,能够被时之政府选拔成为灵力者的少女们更是称为“灵力转换中枢”也不为过,她们在“灵视”的视角中能够留下的痕迹之强没有亲眼见到的人根本不能想象。

这座本丸内的刀剑男士阿初见过的不下三十位,他们身上都缠绕着丝丝缕缕红色的“气”,其中三日月宗近的更重一些,这是阿初自己的刀剑身上所没有的,她一直认为是付丧神暗堕被净化后遗留的痕迹,没有给予过多的关注。

然而现在看来她从前没有见过一期一振是祈修特别安排的结果。浅蓝发色的粟田口大哥身上红色的气浓得几乎要化作液体滴落,将他层层包裹,那颜色的强烈反差让已经习惯现实世界与灵视世界混合视野的阿初都感到一阵眩晕,几乎要落下泪来——

在看到因为太过浓郁而暴露出来的、那红色的气与自身灵力暗中相缠的线的一瞬间,阿初就已经明白了一切。“灯下黑”,人对于自己熟知的事物总是缺乏洞察力,这是祈修第一次指导她就给出的饱含深意的提醒,直到此时才揭开其中真正的用意。

“这还真是,这些所谓的神明啊……”

这就是祈修给她的第一次试炼了。足够努力的学生不需要实力上的考验,而要成大事,“动心忍性”必不可少。

审神者与刀剑的羁绊有多深阿初自己就深有体会,忠心耿耿的刀剑男士与给予过一些教导的学生之间,谁都不知道其他人会如何选择。从她见到一期一振的那一刻,强压内心波动的情绪继续向祈修请教的行为就不啻于一场豪赌,一旦失败或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迎来的就可能是立毙当场、功败垂成的结局。

不过此时祈修脸上所含的微微笑意显然预示着她通过此关后更加宽阔的前景,并没有对她的说辞做出什么评价,也没有向惶恐不安的刀剑解释的意思,他直接给出了下一个指示:

“今天可以了,回去锻刀吧。”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