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zencabbage

我曾享有过盏茶时间的微末繁华,然而放弃之后一切成空。如果我没有千百倍的努力和勇气去赢回它,那一定是少了日夜辗转千百倍的渴望。
终有一天我发现一个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令我几乎日日在痛苦中煎熬。于是我问自己还能不能挣扎下去,会不会放弃。
荒原之上我手里有一盏灯,面前有一个洞。我在问自己会不会现在就跳下去。
我险些听信了自己的愚蠢。

历史修正主义者的野望 三

#本文关于没能成功净化暗黑本丸有什么后果

#祈修下线,重要配角·天下一振上线

#关于天下一振,走同人二设“天下一振是再刃前的一期一振”,但不存在与三日月宗近的cp线

1 2

 ============================================

并没有对阿初和本丸中的刀剑男士言明,祈修能感到自己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分别近在咫尺。

他曾是同样一个孤独的求索者,永远地注视着自己的目标,永远思考着自己的道路,投注给真正围绕在自己身边的“真实”的注意力不足万一。而在这愿望即将达成的时刻,他终于开始放松心神去了解他的弟子、他的刀剑,以一个身经百战的追求者的洞察力去体察周遭人的心情与渴望。

然后他发现了自己的这个小弟子所渴望的是何等“不合常理”的、“胆大包天”的妄想。

这个世界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每一个人还是个孩子的时候都会胡思乱想一些关于时间与世界的谜题,但是为什么成为了审神者,与那些回溯时间、改变历史的存在日日战斗,大多数人却不再思考世界的本质了?

所以,存在着“刀剑乱舞”的世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我们都听说过那个著名的“祖父悖论”,一个人究竟能不能穿越回到过去杀死自己的祖父呢?

在这个世界中,答案是否定的。在他做出决定的瞬间,就已经存在着两个世界——祖父未死的世界和祖父已死的世界——就算是杀了,也不过是来自祖父未死世界的他杀掉了祖父会死世界的祖父而已。

你的每一个选择都会有新的平行世界与你牵扯因果,做出选择的一瞬间,你认为自己是创建了新的平行世界也好,穿越了平行世界也罢,都是在这容纳了可以穷举出“无限”平行世界的“刀剑乱舞”宇宙中的一次内部跳跃。

当然,以“阿初”为名的“无限”,同样是这“刀剑乱舞”的“无限”中的一个子集。她想做到的,便是这样跨平行世界的跳跃。她想逃离让她悲伤的事实,去寻找存在着她的“幸福”的世界。

 

阿初的本丸迎来了春天。

因为审神者的不作为,本丸中的刀剑大部分靠在战场上拾捡,被阿初亲手锻出的优秀战力也只有包括大太刀石切丸在内的四振太刀。

在祈修要求之后,阿初将精力集中在了锻刀上。

阿初要通过锻刀了解的是整个刀剑构造、召唤刀剑付丧神以及令其以实体显现出来的过程。而鉴于本丸中相同的刀剑男士只能有一位的规则,如果阿初不想因为多次刀解对刀剑男士们的内心冲击造成一些严重后果,那么她的选择就只有尝试锻造自己没有的较为稀有的刀剑,并且抓紧每振只有一次的机会对刀剑男士的召唤过程进行观察。

好在锻刀的结果在将材料加入锻刀炉的一瞬间就已经确定,而在几个月高强度训练下阿初对于刀剑男士身体灵力的编织方式已经有了深入的认识,在锻刀时间过半时她就基本能判断出锻刀的准确结果了。

可惜锻刀的过程同样是一个判断血统的过程。如果概括一下本文女主角阿初的人生,那么一定是“她得到的一切东西都是她拼尽全力用自己的付出换来的“,不过这样的赞美背后隐藏同样是一个非常可悲的事实——阿初是个血统纯正的非洲人。

每一次锻刀都放入最多数量的材料,却反反复复被九十分钟支配,得到如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与已有刀剑一摸一样的复制品。

祈修倒是给了她最大的支持。作为隔壁本丸的第五任审神者,虽然面对的是极其危险的暗黑本丸,却同样是拥有全刀账、满练度的刀剑男士。无用武之地的材料被阿初的刀剑一趟趟搬回本丸,集合两个本丸之力勉力支撑着她的锻刀消耗。

一日又一日守在锻刀室,甚至在闲暇时间将委托符与役使刀匠式神的联系都摸索清楚,开始自己尝试模拟之前所见的火焰灵术的灵力运行路线,终于在这一天阿初即将拥有本丸里的第一振四花太刀。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

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的因果联系,结果同阿初之前所预想的一样,灵力召唤出的刀剑男士是一期一振。

因为多次拜访隔壁本丸也见到不少自己同样拥有的刀剑,阿初在强烈的情绪冲击下也可以分清不同刀剑分灵间的区别。没有了之前见过的一期一振身上缠绕的满满怨气,反而给了阿初单纯使用肉眼观察这位英俊的粟田口大哥。

辗转英豪之手、身为皇家御物的四花太刀态度谦谨、彬彬有礼,虽然在时之政府的设定下刀剑男士对令自己现世的审神者有着天然的亲近,但他看向面前少女审神者的眼神中仍然存在着一丝谨慎的估量。

虽然使用审神者的灵力来到本丸,锻刀室中本身就存在着引导灵力运行的隐藏符文。刀剑男士与审神者双方与本丸签下契约,彼此之间心意相同的联系却需要在相处与共同作战中慢慢培养,绝非一朝一夕可得。阿初自觉自己的工作已经完成,索性退后几步,将空间留给已经闻讯赶来的藤四郎短刀们。

看到精神饱满、活泼可爱的弟弟们惊喜地围着自己撒娇,粟田口大哥灿金色的眸中充满宠溺,终于露出一个全然温暖的微笑。

自从成为审神者便沉迷于学习灵术的阿初与本丸中的刀剑男士们并没有特别深入的“羁绊“,与其说是主从,倒不如说是一起工作的同事。本能渴望着审神者关爱从刀剑们私下里甚至猜测她是不是被时之政府骗来做审神者的,一旦等到任期结束就会迫不及待地离开。

刀剑男士们因为自身的流派与锻造者而存在着天然的亲属关系,他们身为刀剑时可能辗转数任主人之手从未见面,表现出来的思念与欢喜却像极了人类,甚至比有些人类的感情来得还要深刻、纯粹。因为某些从不曾说出口的心结,向来不喜欢与刀剑男士过多接触的阿初却意外纵容那些吵嚷诉说兄弟情谊的短刀们,甚至被拉去参加早有准备只缺主角到来的一期一振欢迎会。

时常进行夜战的短刀到了晚上仍然精力十足,刚见到弟弟们的一期一振也没有过多进行约束,在这样“人多势众“的情况下粟田口刀派的狂欢一直维持到月上中天。

宴席散去时已经是现世时间的凌晨一点了,阿初言明自行返回寝室休息,支使不太情愿的近侍压切长谷部帮一期一振将终于困得揉眼睛的藤四郎们送回粟田口部屋去,自己绕了个圈来到锻刀室。

正常的修行需要规律的休息来获得足够的体悟,但是每天需要完成的任务却不能用突发的事件作为借口而荒废。而对于突然间的灵光一闪,只有及时抓住才能将之变为自己的机遇,绝非放置一旁还能保持价值的东西。

阿初虽然对自己的记忆有信心,认为自己能够将锻出一期一振的整个灵力编织过程记得一清二楚,却也记得趁热打铁有奇效,及时实践才能将学习的效果最大化。

大多数人对自己想保护的秘密都选择缄默不语,但世界上的聪明人比比皆是,察言观色的效果在不明所以的人看来与读心无异。祈修所言对阿初的心思有所判断绝非大话,她对于刀剑的异乎寻常的兄弟情谊的赞赏和看向乱藤四郎时格外柔和的眼神都明明白白昭示着她的心思。

对于一个颇有天赋的灵力能力者,对于一个怀有柔情的仇恨者,助她复仇的最便捷方法当然是建议她与刀剑男士一起出阵去学习攻击的知识与时空穿梭的技巧,这也本是那日试炼之前祈修的打算。

但是改为让阿初锻刀也绝非祈修心血来潮做出的决定,而是经过谨慎思考的判断。衔尾蛇的出现是开始与终结循环的标志,在祈修的眼中几乎是阿初与时间循环、与时之政府息息相关的铁证。

这倒不是说阿初与时之政府有什么秘密的联系,而是她的存在即为“循环“的本身。同样,在祈修亲眼看到衔尾蛇,即与它建立起第一丝联系的一瞬间,他就已经从一个其他世界来到此世的闯入者变成了这个循环中固有的、甚至是起到很大作用的一部分。

显然,被捕获的一瞬间,他与阿初之间的因果再深都没关系了,因为即使他日后跳脱出“刀剑乱舞“的世界,他曾有过的”存在“都已经不可抹去。既然这样,倒不如给阿初更多的指导,看看这个背负这自己所不知道命运的学生到底能走出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阿初得到的当然也是绝对不会让他失望的结果。

统合材料,炼化成形,烧结固形、编入灵力,阿初一丝不苟地按照自己锻到一期一振时记下的顺序重复着。并不知道自己灵力中到底存在着如何可怕的与错综复杂时间线相依相生的回路,她用自己熟悉的运行方式试着去理解刀剑男士召唤成功时的灵力符文,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迎来了不曾想到的后果——

“我是天下一振吉光,粟田口吉光的最高杰作,请多指教。“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