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zencabbage

我曾享有过盏茶时间的微末繁华,然而放弃之后一切成空。如果我没有千百倍的努力和勇气去赢回它,那一定是少了日夜辗转千百倍的渴望。
终有一天我发现一个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令我几乎日日在痛苦中煎熬。于是我问自己还能不能挣扎下去,会不会放弃。
荒原之上我手里有一盏灯,面前有一个洞。我在问自己会不会现在就跳下去。
我险些听信了自己的愚蠢。

回家了,开始整理东西。
现在架子上的除了辞典大部分都是大学添上的。这次回家只带了八本,回来才发现家里的书架也是满的,大概又得买个整理箱回来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