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zencabbage

我曾享有过盏茶时间的微末繁华,然而放弃之后一切成空。如果我没有千百倍的努力和勇气去赢回它,那一定是少了日夜辗转千百倍的渴望。
终有一天我发现一个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令我几乎日日在痛苦中煎熬。于是我问自己还能不能挣扎下去,会不会放弃。
荒原之上我手里有一盏灯,面前有一个洞。我在问自己会不会现在就跳下去。
我险些听信了自己的愚蠢。

把剩下的一周归到四月了,于是接下来的五周:结课六门,开课两门,三门考试。
好在有个假期,但出去玩的计划是不存在的。

早上好!
贴了一张这周的课表,新学期要好好学习啊!
最近的事让大家都烦躁了起来。节操和底线这种东西,就像是我的眼镜腿一样,耳机压得紧一点,很容易就不在它本来该在的地方了。夹在头发里还让你以为它好好工作着,其实丢掉也就是甩甩脑袋的时间。
今天我的好朋友考雅思口语,为他争取国内外双学位做准备。大家都在找出路,祝我们每个人都能在低垂的天花板下得偿所愿。

关于考研学校的疑惑

好久没有学习打卡,有一种做完减速器设计就开始不务正业的感觉。
思考想要读研的学校感觉很痛苦,想让我离开机械这个专业是不可能的,如果想要离开哈工大,那么只有去清华才能算得上是进步而不是后退。
众所周知,考研本身就是十分艰难的,尤其是清华。如果一次考不上,为了我将来的路和我本身的性格来说,恐怕是要死磕到底了。
刚上高中时就确定了要到哈工大学机械,之后从自主招生到高考录取在工大面前都顺遂得很,总有一种考本校硕士生也会很轻松的感觉。
到底要不要离开这条有自信的、容易的路而选择更加艰难、如果成功则会更好的未来,这种纠结的感觉已经要在脑子里爆炸了。
其实已经有了想要的方向,又在此时因为得到它的困难而畏缩不前。

折腾了一个多星期,装配图终于画好了。
到今天为止,第一个自己设计的、各方面都考虑到、能够切实生产使用(这个可能存疑)的减速器终于完成了第一个阶段,超开心。
接下来就是画零件图和写说明书了,因为计算在设计的时候就基本完成了,应该会比较轻松吧。

晚上好!
这是周五晚上的课设专教。赶不完第二阶段草图的我快把机械设计手册翻烂了😭

晚上好!今天考完了最后一门,然而机械设计课程设计也开始了,原本三星期的减速器设计压缩成12天,指导老师倒是信心满满:“我相信我们八系(主机械)的学生一定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的。”每天的规定上课时间就有9个小时,好多想干的事情都要压后了。图上这张是正在做的装配图草稿,零号图纸,有16张A4纸那么大😭

在马上迎来考研以及普通学生这种关键时刻开冰雪嘉年华,真是拿学校没办法,马上要考系统控制和机械设计的我最后还是去逛了。
P1、2 嘉年华活动
P3、4 迷你建筑雪雕参赛作品(好多小朋友在里面爬上爬下)
P5-10 冰雕参赛作品
以上参赛作品全部为学生制作,来自全国部分高校及一些工大的留学生
(图片仅为作品的一小部分)

前几天下的雪特别大,学校找人给路边的雪堆浇水又切割成冰块备用,当时还有点不理解是在干什么。
刚刚下实验回来,才发现路边的冰雕已经初步成型了。
拍照的时候听见路人说,不愧是哈尔滨最牛的大学,与有荣焉。

友情

当我们在说友情的时候,那就是友情,是人心相向的过程,灵魂的同类相吸,并不会因为所谓的地位高低的差异而有所改变。就算有不同,也要相信天生心性中的闪光能够吸引他人,因为很多看似不可逾越的鸿沟,事实上都是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去跨越的。
可怕的是,因为彼此不同而使得情感停止的,往往不是“理应”瞧不起他人的“优越者”,而是本应亲眼目睹更好的人生而倍加努力的“高攀者”。纵然有人天生卓绝,天纵奇才,普通者却更应保持努力与信心。
可是朋友间的差异不正应作用在此处吗——如果你摔倒在泥泞里,请向我伸出双手,我是一定会竭尽全力将你拉起来的。

下午好!
连着四周的考试终于告一段落,感觉活过来了。
尽管跟朋友聊天,在谈到要不要结婚的时候聊起了阶级固化的问题。聊天的三人里我反倒算不够偏激也并不满足的中间派,不过虽然比有些国家要好很多,但是这里也确实存在着很严重的这样的问题啦。通常被考虑更多的财富根本不是门槛,而是能够通过努力与才智去获得的切实在手边的事物,而真正的门槛,权力被哪些人握在手中,这背后才是最大的阶级固化问题。
顺便推荐一本书,跟上面的内容没有关系,只是我最近在看的,《基因社会》,讲基因的科普书,比喻形象,深入浅出,感觉很棒。
等下出发去给老师面批传送带轮的电算程序,晚上吃完饭回来画轴系实验的装配图。就这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