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zencabbage

我曾享有过盏茶时间的微末繁华,然而放弃之后一切成空。如果我没有千百倍的努力和勇气去赢回它,那一定是少了日夜辗转千百倍的渴望。
终有一天我发现一个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令我几乎日日在痛苦中煎熬。于是我问自己还能不能挣扎下去,会不会放弃。
荒原之上我手里有一盏灯,面前有一个洞。我在问自己会不会现在就跳下去。
我险些听信了自己的愚蠢。

即将进入期末阶段,重心要从考研转移回期末考试,另有一大波课程大作业来袭,贴一下复习计划。
做期末复习计划超级喜欢标签纸,最爽的就是每天完成计划之后可以把那一条撕下来,就视觉效果来说比打勾或划掉舒服多了。
另,下周要考六级了,然而我这学期甚至忘了自己还报名了这个,现在挤时间看六级还来不来得及😱

把剩下的一周归到四月了,于是接下来的五周:结课六门,开课两门,三门考试。
好在有个假期,但出去玩的计划是不存在的。

晚上好!

给大家看一下我们学院的一些考研提示,当然,专业课部分是我们机械学科的,可以参考参考别的。

开学第二周,课程几乎全是专业课,难到爆炸,又要抠时间去学考研相关,从刚开始就感觉到了艰难。锻炼决定变成周中早晨上课前去赶早场游泳了(最近学校游泳馆又学生免费了,还不如花钱买清净呢,又一件让人不太高兴的事儿),不知道能抽出多少时间去健身房。

本来最近激励自己,都只能靠我那个为了赶回交流落下的测评分而努力到没时间买衣服的大神朋友了,结果昨天他给我发图片表示他的六块腹肌已经缩减回四块了,果然大神也有顾此失彼的时候嘛。

今天本来正在跟单片机搏斗,突然想起来一篇高中课文《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里的“公无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其耐公何。”当时对这个喜欢极了,理解一直是文中提到的那种哀从中来。于是就百度了一下,结果发现这首诗原文好像是“堕河而死”,又因为《军师联盟》这个电视剧而被很多人讨论,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物是人非感(当然这个词很不准确,只能说是其中的那种感觉相似),好似已经不是自己当年疯狂喜欢的“公无渡河”了。

总之还是希望自己能有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勇气和坚定。曾经我发这些的时候总喜欢说加油,现在想想还是要更踏实一点。祝我的朋友能练回他的六块腹肌,祝我能继续把这个星期坚持过去,祝看到这篇的大家能多一份勇气。

早上好!
贴了一张这周的课表,新学期要好好学习啊!
最近的事让大家都烦躁了起来。节操和底线这种东西,就像是我的眼镜腿一样,耳机压得紧一点,很容易就不在它本来该在的地方了。夹在头发里还让你以为它好好工作着,其实丢掉也就是甩甩脑袋的时间。
今天我的好朋友考雅思口语,为他争取国内外双学位做准备。大家都在找出路,祝我们每个人都能在低垂的天花板下得偿所愿。

明天开始就二月了,假期还有25天。
决定了考清华。其实后来了解到机械专业2017清华的复试分是“330 50 80”,工大的是“330 50 85”之后,诚惶诚恐的心态一扫而空,秒变只会给窝工打call的一条咸鱼。虽说本校复试不愁,但如果不能到清华复试,还想啥在本校读研啊。
刚刚点了痣不能出门,趁着有时间准备看看英语和数学,顺便戒一段时间手机,反正忙活着过完年很快就要回学校了。

关于考研学校的疑惑

好久没有学习打卡,有一种做完减速器设计就开始不务正业的感觉。
思考想要读研的学校感觉很痛苦,想让我离开机械这个专业是不可能的,如果想要离开哈工大,那么只有去清华才能算得上是进步而不是后退。
众所周知,考研本身就是十分艰难的,尤其是清华。如果一次考不上,为了我将来的路和我本身的性格来说,恐怕是要死磕到底了。
刚上高中时就确定了要到哈工大学机械,之后从自主招生到高考录取在工大面前都顺遂得很,总有一种考本校硕士生也会很轻松的感觉。
到底要不要离开这条有自信的、容易的路而选择更加艰难、如果成功则会更好的未来,这种纠结的感觉已经要在脑子里爆炸了。
其实已经有了想要的方向,又在此时因为得到它的困难而畏缩不前。

折腾了一个多星期,装配图终于画好了。
到今天为止,第一个自己设计的、各方面都考虑到、能够切实生产使用(这个可能存疑)的减速器终于完成了第一个阶段,超开心。
接下来就是画零件图和写说明书了,因为计算在设计的时候就基本完成了,应该会比较轻松吧。

晚上好!
这是周五晚上的课设专教。赶不完第二阶段草图的我快把机械设计手册翻烂了😭

晚上好!今天考完了最后一门,然而机械设计课程设计也开始了,原本三星期的减速器设计压缩成12天,指导老师倒是信心满满:“我相信我们八系(主机械)的学生一定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的。”每天的规定上课时间就有9个小时,好多想干的事情都要压后了。图上这张是正在做的装配图草稿,零号图纸,有16张A4纸那么大😭

下午好!
连着四周的考试终于告一段落,感觉活过来了。
尽管跟朋友聊天,在谈到要不要结婚的时候聊起了阶级固化的问题。聊天的三人里我反倒算不够偏激也并不满足的中间派,不过虽然比有些国家要好很多,但是这里也确实存在着很严重的这样的问题啦。通常被考虑更多的财富根本不是门槛,而是能够通过努力与才智去获得的切实在手边的事物,而真正的门槛,权力被哪些人握在手中,这背后才是最大的阶级固化问题。
顺便推荐一本书,跟上面的内容没有关系,只是我最近在看的,《基因社会》,讲基因的科普书,比喻形象,深入浅出,感觉很棒。
等下出发去给老师面批传送带轮的电算程序,晚上吃完饭回来画轴系实验的装配图。就这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