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zencabbage

我曾享有过盏茶时间的微末繁华,然而放弃之后一切成空。如果我没有千百倍的努力和勇气去赢回它,那一定是少了日夜辗转千百倍的渴望。
终有一天我发现一个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令我几乎日日在痛苦中煎熬。于是我问自己还能不能挣扎下去,会不会放弃。
荒原之上我手里有一盏灯,面前有一个洞。我在问自己会不会现在就跳下去。
我险些听信了自己的愚蠢。

早上好!
贴了一张这周的课表,新学期要好好学习啊!
最近的事让大家都烦躁了起来。节操和底线这种东西,就像是我的眼镜腿一样,耳机压得紧一点,很容易就不在它本来该在的地方了。夹在头发里还让你以为它好好工作着,其实丢掉也就是甩甩脑袋的时间。
今天我的好朋友考雅思口语,为他争取国内外双学位做准备。大家都在找出路,祝我们每个人都能在低垂的天花板下得偿所愿。